王文杰书法展
首页 >> 当代书画 >> 名家专访 >>张学群:学自心源悟 神超势逸群
详细内容

张学群:学自心源悟 神超势逸群

专访书法家张学群:学自心源悟 神超势逸群


 

 

      张学群,安徽阜南人。安徽省书协主席,安徽省蚌埠市市长;一省书坛的领军人物,一方百姓的"父母官"。

    学群先生从艺三十余载,碑帖兼容,初学唐人,后上溯魏晋、秦汉,于宋明清及现当代大师亦广泛涉猎,融会贯通,真、草、篆、

隶皆精,尤以行草书见长,自成秀雅古朴之风貌。


    初次领略学群先生的书法面貌,是2006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书法展的时候。那大幅的行草中堂,笔墨淋漓,激情流荡;那小幅的手札、小品,闲雅精致,沉着洒脱,不能不让人感染沉醉。有人赋诗赞曰:"学自心源悟,神超势逸群。"当是不虚。

    采访学群先生,是在一个周日的晚上8点多,在他忙完了一天的政务之后。学群先生面貌清癯,气质儒雅,谈及学书的感悟、风格的创变、从政与从艺的协调,以及振兴书法"皖军"的构想,语气和缓,娓娓道来,不虚饰,不张扬,在亲切融洽的气氛中,笔者深深感悟到先生的从艺之真,从政之明,为人之诚。

    正大气象与骨秀之美兼具

  记:很多评论家或者书界同道对您的书法艺术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著名艺术评论家陈传习用两个词概括您的书法风貌,一是正大气象,一是骨秀之气,您怎样理解他所说的这两种风格特征?

    群: 2006年8月,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开展前一天,组委会特别策划了"张学群书法作品"研讨会,陈传习先生应邀出席。他开宗明义地说,写中国字,就要有正大气象,气要正,风要正,书要正。他说我的字 "路子正,根底深,有一种正大气象"。

    中国文化的精华讲的就是正大文化。古人说做人要坦荡,要有豪气,要正大光明。这就是正大文化的体现。正大文化的精神反映到艺术上,就是作品要有堂堂正正的风貌,不是旁门左道,不搞雕虫小技,不是玩杂耍。具体到风格,是不拘谨,不呆板,放得开,有夺人的气息。我的书法经过多年的临摹创变,自觉达到了"意到笔到,挥洒自如,立意高远,自然率真"的境界,这大概是正大气象的一种体现吧。有人写字就是写不开,拘谨呆板,小里小气,是不可能有正大气象的。更高层次的正大气象,我觉得就与艺术家的思想境界、审美情趣、心态修养紧密相关了,所谓字如其人,所谓"心正而笔正"。陈传习讲到了王献之的风度。说有一次屋内失火。同屋的人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狼狈不堪地跑了出去。只有王献之不慌不忙,叫来丫环,穿好衣服鞋子,慢慢地走出来。他宁可烧死也不想失去他的风度。我们不见得学习王献之的行为,但是要学习他的这种风度,通过各种方法充实自己的综合素养,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这样才能取得更高的艺术成就。陈传习所说的骨秀之气,我也从两方面去理解。其一,我通常是用大笔写大字,但也写一些手札、小品。大字展现气势,小字呢,用笔畅达自然,风格闲雅精致,细节把握比较到位。他所说的骨秀之气首先应该是说我手札、小品的特点。其二,无论大字小字,都要有骨力。古人特别重视骨力,有了骨力再充实内容,二者完美结合,书法的内容就丰富了。我学书最开始临的是柳公权的《玄秘塔碑》、《神策军碑》,继而又认真临摹了颜真卿的《多宝塔》、《告身贴》、《颜勤礼碑》,"颜筋柳骨",我从唐代两大楷书类型中把握了骨力的基本内涵。这大概是陈传习认为我的作品有骨秀之气的另一个原因吧。

    记:您得书法艺术境界达到了很高的层次。在《叩问心灵》这篇文章中,您详细记述了自己学书的经历,谈了对书法艺术的感悟。我们感兴趣的是,您在什么阶段,遇到什么契机走入书道之门,又在什么情境下达到了更高的书艺境界?

    群:走入书艺之门,那应该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入选了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展。得到消息后,我喜出望外,特别有成就感。那时候感觉自己真是走入了书法之门,要把书法艺术当成终生的追求了。

    我的书法真正达到自由的阶段,应该是在芜湖市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即将调离芜湖前,朋友帮我策划了第一次书法作品个人展。在创作展览作品的过程中,我忽然有了一种顿悟的感觉。心手相应,自由挥洒,特别惬意,特别舒畅,创作效果也特别出彩。我觉得,那是真正进入了一个自由创作的阶段。不久,权威书法刊物《书法》杂志就在封二刊登了我的整整一版书法作品。这应该是对我这一阶段创作状态的肯定吧。近几年,因为政务繁忙,创作时间少了,但是我感觉还是有比较明显的进步。这种进步第一是体现在创作更富有变化性;第二是用笔更活了,中锋、侧锋、偏锋、散锋能够自由运用,粗细、浓淡、干枯也可以尽情表现。

    书法风格要永远与时俱进

    记:您对自己下一步的艺术发展,有怎样的规划呢?

    群:在中国美术馆搞过展览之后,2007年我又在合肥举办了一次个人书法展。我的作品在全国产生了一定影响。在艺术道路上走到现在,肯定要把书法艺术当作一生的追求了。我觉得学习书法非常有意义,生活非常充实。对工作的开展,对人生境界的提升,对社会生活的理解,包括对人与人关系的融洽都有益处。我曾经这样概括:"艺术是社会的,快乐是朋友的,感受是自己的。"这不仅凝结了我对艺术、社会和人生的感悟,也大体表达了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社会观和人生态度。至于下一步书法艺术如何提高,第一是要对自己的书法风格作新的思考。有很多专家给我提建议,说现在到了思考自己风格定型的时候了,要在过去书法风格基础上,更多体现自己的个性,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张学群的作品。个人风格的形成确实很重要,但是,我不太主张把自己的风格过早固定化,还要多吸收方方面面的营养,使自己的书法在风格和气息上永远与时俱进,在不断变化中逐步提升艺术水平。风格太固定就容易僵化,难免缺少时代感,缺少变化,缺少新意。

    记:看来您对书法的与时俱进很看重?

    群:继承和创新是相辅相成的。我们这个时代有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需求、审美感受、审美特点。从古至今都在写汉字,把古人的作品和现代人的作品一比较,确实能感受到我们时代的烙印。当然,无论怎样变化,怎样创新,基本的要素不能丢。比如书法界经常说的"古意"的问题。没有"古意"的涂鸦,绝不能称其为书法。

    记:提高书艺的其他构想呢?

    群:第二个想法,是我的用笔方式、创作方式要创新。从古到今,书法都是以毛笔、宣纸为工具,但是现代人和古代人为什么表现出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境界?我体会,主要是由于创作方式不同。首先是使用工具不同。同样写颜真卿,用长锋、中锋、短锋,效果就不一样。古人讲不择笔,但写字真要择笔,选择适合你自己的笔。第二是用笔,不同的用笔方式,会产生不同的风格。我感觉自己书法创作方面还是有不少瑕疵。比如有的评论家说,用笔的变化不够,粗细都差不多,太平铺直叙了。我觉得提得非常中肯。现在把书法分成几个类型,现代书法、传统书法、新古典书法,这种分类,区别就在于创作方式不同。要把自己的书法艺术再提高一个层次,必须在用笔方式、创作方式上进行创新。孙:创作方式的创新现在有没有具体实践?

    群:我已经在追求变化了。比如在章法上,我以前写出来的字基本是纵成行,横无列,现在是追求一种纵不成行、横不成列的效果,学习张旭,营造一种满铺的艺术氛围。再如在用笔方面,以前以中锋为主,现在有意识地用一些散锋,追求那种古朴、老道、洒脱的效果;也有意用一些粗壮的笔画,讲求质感,在过去的基础上,粗起来更粗,细起来更细。书法作品容易单调,创造丰富性,才能充分表现书法的艺术性。书法艺术要不断进步,还必须要把握书法艺术最基本的要素--临帖。任何书家,只有把临帖放到整个书法学习的全过程中,才能不断进步。我在中国美术馆和合肥举办两次展览之后,常常思考,以后重点临什么贴,怎样临贴。遗憾的是,举办展览之后,公务繁忙,临帖的时间少;从前年开始,又患了书写痉挛,小字写不了,临帖有困难。尽管如此,下一步我还是要尽量节省时间,克服困难,多临帖,多思考,吸取古人的营养,丰富自己的创作。在创作中不断临摹,在临摹中提升创作。第四,是综合素养的提升。这是终生要把握的。综合素养达不到一定高度,再苦练,书法境界也不会太高。古人云:"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人书俱老应该是我们学习书法的最好定位。要做到人书俱老,前提是"通会",也就是要对人生、对书道两个方面都要搞明白。要搞明白,就要在提高素质,增强涵养上下功夫。书法艺术表面是以功力取胜,实质上是以修养取胜,以境界取胜。书法玩到一定程度,要想再进一步,就要玩素质,玩境界。玩素质不仅仅是文学素养问题,更包括综合素养。综合也是大拼盘,而综合后的纯化和提升,就是境界、品味,这是最关键的,也是最起作用的。

    记:这就是所谓"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吧。我了解,您的"书外功夫"下得很大。书法理论、经史子集、古文字学、书法篆刻,包括山水花鸟画都多有研究和涉猎。

    群:我学习书法,是作为一种乐趣,作为充实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在快乐当中去追求。所以我临摹创作不拘形式,不拘小节。别人讲究一家一派,碑贴分野,我觉得这样成不了大气,因此写字比较杂。爱好方面呢,也比较杂。但是有一条,我所有的爱好都是为书法服务的。比如学画,我没想当画家,但国画的构图对书法学习有好处;比如说篆刻,方寸之间气象万千,我可以将篆刻的一些感受融入到书法中去;书法理论的研究也是为了丰富自己的书法创作,让自己当一个书法创作明白人。书法界有一种现象,写字的人不能理论,理论的人不会写字。我觉得真要使自己的书法艺术达到相当的境界,还是要把书法实践和书法理论结合起来。

    让自己的艺术生命继续延伸

    记:每个采访您的人,恐怕都会对您市长和书家的双重身份感兴趣。张瑞田先生在《"书法家市长"与"市长书法家"》这篇文章中说了一段很有分量的话:"我们想看到的书法家张学群是一个公正廉洁的市长,是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市长,是一个能让数百万蚌埠市民对政府和公权保持充分信任的市长,是一个让耕着有其田、居者有其屋的市长。当然,也是一个充满了生命激情和艺术理想的市长。"这是很多人期待,同时也应该是巨大的压力,您怎样将从政和从艺很好地结合起来。

    群:本职工作和业余爱好的关系我一直处理得比较好。我坚持工作时间不谈字不写字;八个小时之外,花一点时间,投入到笔墨之中去。到了市政府工作以后,客观上讲,有点顾此失彼。顾工作多,失去了很多书法创作的时间。本职工作当然是第一位的,不把本职工作搞好,对不起这个岗位,对不起老百姓,也对不起自己。但是,如果因此就把业余爱好完全丢掉,也可惜。随着时间推移,我会把从政和从艺的关系处理得更好,抽出一定时间投入书法创作当中去,把自己的艺术道路走好,让自己的艺术生命继续向前延伸,使自己的创作水平不断提升。

  打造书法"皖军",再创书坛辉煌

    记:您2007年当选为安徽省书协主席,这是一份沉重的责任,您不仅要用心于自己书艺的提升,还要谋划整个安徽书法的发展。您对书法"皖军"的崛起有怎样的构想?

    群:当选书协主席后,我对安徽书法今后的发展进行了深入思考。在省书协召开的两次主席团扩大会议上,我对下一步的工作作出了系统规划。

    我们打出的旗号是:"打造书法'皖军',再创书坛辉煌。"清代的皖军叱诧风云。我们就是要在书法界把"皖军"这个牌子打响。安徽的书法创作在上世纪80年代是全国领先的。落后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经济发展迟缓是一个原因,另一个更关键的原因,是安徽书法界凝聚力、向心力和活力的缺失,整体力量弱,组织的力量没有充分体现。安徽书法就慢慢落伍了。

    新世纪初,安徽书法往前赶了一些,最近几年,是大踏步地往前走,缩短了与先进省的差距。安徽省书法的实力目前排在全国第一方阵靠后一些,与河南、山东、江苏、浙江、河北、辽宁、四川等书法大省还有较大差距。书法皖军的崛起仍然任重道远。

    记:打造书法"皖军"都有那些具体规划?

    群: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团结和谐、发展繁荣、有为有位的安徽书坛"。具体工作有七个要点要抓。一是抓创作。这是硬任务、硬道理。书法的繁荣要靠创作水平来说话。出不了精品,出不了领军人物,没有一大批中青年队伍是不行的。我们计划通过一系列活动来推动创作,吸引人才。今年五月份,安徽书协承办了中国书协五届五次理事会,还在会议期间举办了书协理事精品展。10月份,我们准备举办首届邓石如杯全国书法双年展。这是想做一个安徽书法的品牌,藉此推动安徽的创作,加强与外省的交流。第二是抓队伍,尤其是抓中青年的书法创作队伍,重点在培养精英。我们准备出台一系列的奖励措施,对书法成绩突出的作者进行精神和物质奖励。培养队伍,书法教育至关重要,现在宿州学院开设了书法专业课,我们还准备和安徽大学联合办学,培养书法人才。第三是加强书法理论研究。定期开理论研讨会。培养一批理论家,更要培养一批理论、创作双栖的书法家。第四是抓社会资源的整合利用。现在喜欢书法的比较多,社会资源丰富。要把这些社会资源整合好,推动书法创作健康发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就要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市场配置资源,不整合社会资源,单靠财政支撑,书法创作就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第五是抓基层,特别是抓基层工作的体系、制度建设,发挥书法组织的作用,团结广大书法爱好者,形成安徽书协的整体力量。第六是普及与提高要同步进行,省里和基层要同步推进,要倡导精英和一般的书者同样重要的理念。第七是强化团队精神,增强团结,促进和谐,使全省上下形成气顺、劲足、势好的局面。打造书法"皖军",再创书坛辉煌,是一面旗帜,也是一份责任。我们群策群力,戮力同心,就一定能够创造安徽书法新的辉煌。

张学群书法

 

(编辑:大秦)

信息来源“书法艺术网”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畅易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