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杰书法展
首页 >> 当代书画 >> 书画杂谈 >>心灵的桃花源:石晓
详细内容

心灵的桃花源:石晓

时间:2016-07-26  【转载】   来自于:境界书画网    阅读

111051use2mrq1jmxbqr2e.jpg

《雅淳凝晖》金陵五人画展参展艺术家介绍

  画家简介

      石晓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研究所所长。

  心灵的桃花源
六十年代出生的石晓,自幼学画,18岁就考入了江苏省国画院,毕业后留院从事创作工作。后来两度留学日本,先在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攻读研究生课程,后转入千叶大学。现任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研究所所长。

  石晓性情温和,为人低调,心态处事都颇像古人。当别人都对市场趋之若鹜之时,他却还在凭吊文人士大夫的理想。他不喜欢结交贵游以自肥身家,更不愿意沉溺于利欲之场,他只喜欢深居简出自己的画室,摹写着心灵深处的艺术桃源。因着对先贤古人的追慕,更因为那种种不慕名利的志趣,石晓的绘画才会显得那样从容自得,清逸宁静。在今天这个越来越粗鄙的时代中,画学之士无往往躁急求名,追逐着市场上的天价与炒作,还有几位画家有这样的心境和对艺术的执著

  我认识的石晓,一直就是这样一个单纯到极致的画家,如同一位看淡了红尘的隐士,闲看着世间的烦扰与喧嚣。石晓的绘画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艺术气质——冲淡、婉约,平和、宁静、流畅、清新——无不流露他的清逸与脱俗。中国画向来以平淡天真为最高境界,神韵幽闲,方称逸品,石晓的画所洋溢出来的那种恬淡无求的气息,正臻中国艺术精神之真谛。

  石晓笔下的题材多是都市女性,他们闲适优雅、意态自得地俯仰坐卧于香闺之居,如同梦境一般,呈现出最轻松最纯粹的状态,让人忘却了现代都市中的欲望和喧嚣。画中的窈窕淑女虽然是赤裸的,性感的,甚至香艳的,但作者又以化腐朽为神奇的笔墨力量赋予他们以优雅、纯净与飘逸,甚至是自我言说的风神,这使他的画又有一种理想与现实合二为一的美。

111052n9m8adgh0qhhcmzm.jpg

与那些张牙舞爪、粗枝大叶的前卫画家不同,石晓的画最动人之处就是他的含蓄与淡雅。石晓画中的人物,毫无古典仕女画的幽怨与孤寂,更不似当下女性的张扬与娇艳,她们就那样自在满足地存在着,同时又被虚化在精心经营的飘飘渺渺的梦境般的背景花丛里。画面中那些有点超现实主义或意识流的环境,与奇特的章法布局、简约的人物形态、共同构筑起了一种古典与现代、现实与记忆交汇的诗境,让人觉得妙不可言。很明显,石晓的画已经不再是浅显直白的故事诉说,更不再是对现实世界的客观描摹,而是将画家个体的灵魂呓语诉诸纸上,令真实世界与心理世界互为置换,御真成幻,呵幻为真,最终将观者带入一个莫可言状的奇特的视觉感受中。

  石晓的画还有一种引人之处是那种 “笔与墨会,是为氤氲”的氛围。他的《女人与花》系列,见不到一丝浓重的笔墨与线条,全用浅淡的水墨积染而成,凝若雨云,薄如蝉翼,但笔与墨骨肉相连,合并而出,难分难解。整体画面显得随机,放松,又富于弹性,视之如燕舞花飞,美人顾盼,在化工之外充溢着一股灵气。特别是那些背景的塞实处,愈见空灵与华滋。可以说,石晓的绘画面貌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得力于这种独到的笔墨营造方式。

  当然,如此丰富敏感的想象力绝对不会满足普通的形式。在石晓的画中,既有笔墨,亦有图式;既重气韵,亦重构成;既有精神性文化内涵(内美),亦有物质性视觉效果(外美),“物象”、“心象”和“意象”三者在《女人与花》系列中浑然天成的融为一体,使作品的解读空间大大提升。

  在今天这个躁动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画家开始追逐市场,梦想着片纸千金,并不惜一切地去制造名人效应。每每有人对石晓说起市场运作,他总是淡淡地一笑;即使有人亲自来游说谈运营包装,他也始终不置可否。名声对他似乎并无什么作用,他就那样安静地居住钟山脚下的小房子里,丝毫不贪念华丽的花园别墅。有时我们几个好友一起与他谈论绘画,他也从不卖弄花头,只是实在地说“我只是喜欢画”。我知道,石晓所在意和追求的,不是当世之名,而是自己心中那个“为艺术而艺术”的绘画信念。对于石晓不慕名利场的做法,我一直怀有深深的敬佩。在当下,有艺术情结的人很多,但面对唾手可得的功利,能表现出这种勇气和决心并不是每个城市画家所具有的。我真的很羡慕石晓,有这样的心境,让他可以生活在艺术的桃花源中。













技术支持: 畅易网络 | 管理登录